當年灣仔有好幾間頗負盛名的中文學校,是由一些從中國內地來港的學者開辦的,著重中文和品德教育。開學拜孔子、買芹蔥(象徵勤力和聰明)、開筆寫字、唸唐詩古文、聽校長訓誨等是集體記憶。能夠上這些學校的都是家境較富裕的孩子,戰後香港人口激增,兒童就學成為迫切的社會問題,經過教育普及和市區重建的衝擊,私立中文學校逐漸成為歷史陳蹟。

「『敦梅學校』(戰前)每年喺嗰幾日,通知家長邊日就拜孔子,就「開筆」。家長就封利是俾「開筆」老師,敬師嘅利是。老師就預備紅紙、香蠟、九公格、細嘅上大人紅書。先生睇住佢坐落薨O,惘矰熉g一篇字。然之後向孔子叩頭,向老師叩頭,孔子像成埲牆咁大,尊師重道嘛。買棵蔥,買棵芹,聰明呀。」

「『敦梅學校』最初喺香港得十二個學生,就有兩個女生,廣生行兩個女,爽身粉最興用廣生行雙妹嘜喱。十二個學生係自己擔凳仔薑W堂嘅。有啲學生仲紮住腳薊蟛ョA男仔仲有辮。背景商家佬多。」

「(淪陷時期)敦梅老師就帶埋一家人呢就返鄉下,日本仔走左之後呢,佢再返出薨O,就收到幾層樓,自己砌番啲磚起番,就原間呢再招生,越褻V擴張,學生最多呢係1949年,好多人湧蟑輕銦A就擴到四十二班。」

「一層樓一班,四十二班分散四十二層樓,告士打道、駱克道、菲林明道,一路去到盧押道嗰頭都有課室,正校喺克街。嗰陣時就無一個完整嘅校舍,啲私校R唪A都係咁樣。」

「每層樓大嗰面係課室,另一面係教員室。後面一條吊橋,舊樓梗有吊橋,過左吊橋後面就廁所同埋廚房。我地將廁所廚房打通,俾教員先生住宿,單身嘅,唔使佢地喺外面租屋,有啲廣州落褸嚏C」

「四六年嗰陣時呀,學費十蚊一個月,八蚊一個月,算貴喎,嗰陣時請工人都係六蚊,貴過一個月人工。」

「嗰時好多難民湧落蟑輕銎O,好多冇書讀嘅。芽菜坑嗰啲木屋呢。我地有減學費,每次開鷑ョA啲學生排隊去講價,仲有免費,有幾兄弟咪免費,書簿都俾埋添。」

「當時好幾間聚埋喺修頓球場一帶,『中國兒童書院』啦,『梅芳』啦,『敦梅』啦,『文華』又係啦,『端正』呀咁,都係中文學校。逐啲逐啲因為城市改建呢,嗰啲業主就收番樓,啲學校就要結束。」

訪談 : 戰後敦梅學校老師